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新世纪的决斗(游戏王与性斗的结合)】(11)【作者:hyzero】
【新世纪的决斗(游戏王与性斗的结合)】(11)【作者:hyzero】
字数:60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孤独的少女(上)

  空无一人的道场中,高大的少女屏气凝神,手中持一把断刃,持刀的双手没有丝毫抖动。「滴答~」

  一滴水落在平静的水面上,打破了平静,激起波澜。「哈!」「呼!~」
  伴随一声娇喝,断刃挥出,划破空气的声音在空旷的道场回荡。「不行……还是太浮躁了,果然那次败北的阴影仍残留着吗……」

  她长叹一声,将断刃放下,盘坐在地,闭上眼冥想。

  这家道馆是由她的曾祖父创立的,在那时,是这个城镇最有名气的道馆,因为她的曾祖父曾连续三次在十年一次的武道大会中获得优胜,被尊称为武圣。
  但好景不长,经遗传诊断,他的妻子怀上了一个男婴,但他的妻子身上带有伴X染色体隐性遗传的基因,故他的儿子生下就会患上肌肉萎缩的遗传病。
  而妻子却坚决要生下他,但生下孩子后,妻子却因过劳而去世了,深爱着妻子的他决心终生不再娶,再加上他不愿将自家奥义传授给外人,没有后继者的道馆也就冷清下来。

  在他年老时,儿子终于与一位女性相爱,又生下一名男婴,可令人恐惧的是,这名男婴同样患有肌肉萎缩的遗传病。

  绝望的他将秘籍藏在地底某处,跳河自尽了。

  家人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曾商量卖出这家道馆,但都被她的父亲制止了,尽管他身患遗传病,但他仍旧相信自己的孩子可以打破这令人绝望的局面。

  最后,一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少女看上了这个尽管身患疾病却尽力维持着道馆的男孩,他们又生下一名女婴,她正是林莉。

  她作为家中的希望,从小就被指导练习剑术,在别的孩子还在母亲怀中撒娇时,她就已经在深山野林中进行修炼了。

  虽然很辛苦,但每当她拿起曾祖父年轻时的照片时,就感觉到一种期待透过照片传到她心中,因此她并不后悔,但是,还是少了什么。

  过于强大的她被同学们畏惧,排斥,而那些女性粉丝们虽然崇拜着她,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去了解她的内心,她和以前一样,一直是孤身一人。

  孤身一人又如何?我是要成为武圣后继者的人,强者就应该是孤独的。每当她感到寂寞时,她就会这样安慰自己,尽管这样只是加剧了她的痛苦。她曾无数次想像着自己作为普通女孩的人生,如若不是身负使命,她应该正在和同学们聊日常、与可爱的男朋友约会、发展兴趣爱好,而不是独自一人练习剑技吧,但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她就必须走下去,尽管路上荆棘密布。

  想着想着,疲倦的林莉进入了梦乡……

  「不要啊!~你又打算干什么!~还有,你怎么换造型了啊!~」

  今天一放学,莉可就拉着羽往与家相反的地方跑,那力道,怕是五头牛都拉不动。

  「别管啦~至于造型的事,你不会忘记上次变身时我的衣服破了吧。

  明明你的主人光着身子,你还不给我找件衣服来,太愚笨了!」

  她穿着碎花裙,遮阳帽顶在一头紫色长发上,两颊的发束上系着黑色蝴蝶结,腾空的裸足下是白色拖鞋。

  「这……难道你要我给你挑衣服吗?那种事我不懂啦!快放开我!」

  「给我老实点!」「哦!~别~」

  莉可一脚踩在羽裆部,用拖鞋底摩擦他的肉棒,他挣扎的力道立刻小了下来。
  「嘻嘻~这样才乖嘛~跟我来~」

  羽跟着莉可来到一家道馆,上面写着:止水道馆。

  「有人吗?~」

  羽在外部对内部喊了喊,但却没有人出来迎接。

  「直接进去」「啊?」

  「进入啊!」莉可从背后把羽直接推了进入,羽稳定住后立刻惶恐地抬起头,本以为会被责骂,但内部空无一人。

  不,有一个人,一位少女保持着打坐的姿势睡着了。

  「莉可你到底要干什么?要是有人我就尴尬了。」

  「我就是知道没人才让你进来的啦~」

  「那她是什么?」

  羽指着睡梦中的少女,「!!怎么会!?」

  「哈?你在说什么?是不是对自己的能力失望了~」

  难得莉可出现错误,羽本想趁此机会多取笑取笑她,但看到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又停下来。

  「嗯……」少女发出微弱的呻吟,似乎要醒来了。「我先撤了,仆人你好自为之吧(?ω?)Hiahiahia」莉可立刻化为卡片,进入羽的口袋中。「你……」
羽立刻转身跑路,可在离门口只有一步之遥时,带着怒气的声音传来「你是哪来的小子!竟然擅闯我家道馆!」

  听到声音那一刻,羽像中定身法一样站在原地,不敢再有动作。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羽闭上了眼睛,这下要完蛋了!都是那个家伙!等等……这声音好像哪里听过?「你这家伙……受死……诶!」

  林莉一手按在眼前那人头上,看着他一点点转过来,待看清对方正脸时,犹如晴天霹雳砸在她头顶,她一下跳出三米远,大声惊呼:「你你你!你怎么来这里了?!」

  「额……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嘿嘿~」

  少年憨憨地搔头傻笑,以为可以靠装傻糊弄过去,但对方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人。

  「哦~我知道了,你是因为上次被我爆蛋怀恨在心吧!幸亏我醒来了,不然就要被你得逞了!你这卑鄙小人!」

  林莉越说越生气,拿起断刃就往羽身上劈去。

  「啪!」地板被砸出一个坑,而羽在千钧一发之际闪了过去,但被擦到的衣服直接被削了下去。

  「等等!冷静一下!哇啊啊!~」

  「啪!」「咚!」「啪啦!」冷清的道场突然又热闹起来,只不过方式有些特别罢了……

  「哈……哈……你听我解释,我真没那个意思。」

  羽已经把力量用尽,倒在地上,抱住林莉肌肉发达的大腿求饶。

  这腿虽然粗壮,但却异常柔软,还散发出浓郁的雌性荷尔蒙,反而能激起他的性欲。

  「哼!我才不要被你的妖言蛊惑!」

  林莉并不领情,一脚踹开羽,而后将倒地的羽束缚起来。

  她把羽的脖子夹在两腿间,双手抓住他一只胳膊往上扯,胳膊被拉扯的剧痛让羽呻吟起来:「啊啊!~好痛!~不要!~哦哦!~」

  羽疼得眼泪都出来了,这副没出息的模样被林莉看见,让她更加愤怒。
  「哭什么哭!不准哭!我竟然输给你这种懦夫!」

  大腿加大力道挤压羽的脖子,缺氧的羽拼命挥舞双手,流出更多泪水,但这貌似只会加强林莉折磨他的欲望。

  之前还柔弱的大腿变得像是铁钳一样把他的脖子牢牢夹住,好像下一秒就会把它夹断一样。

  「咳咳!……额……」

  已经完全失去力量,不再挣扎的羽一点点进入昏厥,而林莉却心软了,稍微松了松腿,给他一些氧气。

  羽:「我真的……」「算了,那根本不重要……」

  林莉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高涨的精神瞬间萎靡不振,似乎又回到了被他击败时的模样,而正是这时候,羽才得以近近地观察她的容貌。

  和强健的肉体不同,她有着一张秀气的瓜子脸,漆黑的眼眸与洁白的皮肤相映衬,乌黑的秀发微闭的双目中隐藏着淡淡的愁绪与寂寞,但还藏着些什么,羽看不出来。

  「那个……你能先把我放开吗?」

  羽往后挪了挪下半身,企图掩饰自己勃起的阴茎,林莉两腿间浓郁的雌性气息已经让他产生情欲。

  「怎么了?」

  不知情的林莉在羽身上打量着,目光最后停滞在凸起的帐篷上。

  「你!变态!」「呜~我也没办法啊,你一直夹着我~啊!~」

  林莉继续夹紧双腿,不让羽逃脱,并把裸足踏在凸起的地方,以脚心为中心转着圈。

  「啊啊!~不能这样~」

  「哼哼~就你这样的变态也想作为代表去参赛?别给我们学校丢脸!」
  说完把硬梆梆的肉棒一下踩在他肚子上用力碾压,微微的疼痛化为快感,那只肉棒变得如铁一般坚硬,但却只能在林莉脚下被踩踏。

  「哦~不能那么用力!~呀~」

  脑袋被紧紧卡在两腿之间,浓郁的雌性荷尔蒙和微弱的汗味刺激着他的性欲。
  下身被那只不是很光滑但有力的脚踩踏,几乎要被踩扁,仿佛地板压在自己阴茎上,由压床式变为床压式。

  「啊啊~不能这么做~要出来了~」

  羽用刚恢复的一点力量抓住脖子上丰满的大腿,用力往外掰,可对于林莉而言,这种挣扎就和婴儿的踢蹬一般软绵无力。

  「怎么了?在用点力啊?你就只有这点本事?」

  似乎是故意嘲弄羽,她故意放松一些,待羽稍微掰开一点,又立刻发力把腿夹紧,看着羽那羞愤又无奈的表情,曾败给他的不快一点点消散。

  「呜!~」

  羽艰辛地去移动那怎么努力都无法掰开的双腿,每次快要成功时就又被推回来,并且伴随着更浓郁的汗味,情绪已经膨胀到他忍受不住的地步,而对方的裸足把拉链打开,一直折磨他的肉茎,反抗的意志完全消失。

  「啊啊!~不行了~要出来了!~」

  「哼~这么快?射出来吧!你这小软虫~」

  她将脚高高抬起又狠狠跺下,强大的力道给了羽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精液激射而出,林莉惊呼一声,而后把脚掌盖在龟头上,把精液全部挡下。

  「哈……」射精后羽无力地躺在林莉腿上,阴茎被继续揉搓,每抖动一次就喷出一点白浆。

  等羽的阴茎完全平静下来,林莉才收脚,看着粘满精液的足底,脸上出现两抹红晕。

  「这就是男孩的精液……」

  不知为何,这腥臭的气味让她心痒难耐,特别是下面,如若不是羽在面前,她早已伸手去抓了。

  她把羽放开,两人沉默不语,空气突然安静。

  「抱歉,我太激动了。」

  林莉首先打破沉默,为自己一系列过激行为道歉。

  「没事的,我擅自闯进来也有不对。」

  看到羽并不怪罪她,林莉更加愧疚:「不行!我做错了事你必须责备我!做错了就要承担,这是我家的家训!」

  一谈及家族,她马上就抬起胸膛,像是个要支撑起家族的男子汉。

  羽:「噗~」

  林莉:「你笑什么!?」

  「抱歉,没想到你会有这么有趣的一面,还以为是个可怕的人,原来并不是那样啊。」

  「呜!」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有趣,羞涩的同时又感到些许愉悦,或许从他身上能找到自己缺少的东西?林莉:「那个……这周六,你有空吗?」

  「嗯?有啊,怎么了?」

  「那就来道场吧,我可以教你剑术。」

  「诶~剑术就算了吧,我会来的,但只要看着你练剑就行了。」

  在周六,羽如约而至,他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林莉的修行。

  不知为何,当羽在身边时,她不再焦躁,心中只想着如何将自己的剑技做到完美,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观众。

  早已舍弃的柔情之种,在友谊的浇灌下萌芽。

  「呼!呼呼!」听似杂乱却又在某处有着规律的剑之乐声中,长发飘飘的丽人把轻盈的舞姿送给她唯一的观众。

  平时的傲气消失不见,只有对剑纯粹的执着。

  少女如花间蝴蝶一般灵动的舞姿打动了少年的心,想要靠近,又怕惊动了她,只是远远地观望。

  两人互相陪伴,世界仿佛就只有你我,与这一块小小的场地。

  夕阳西下,待一缕昏黄的光射进道场中,粘在舞者的脸上,两人才反应过来。
  莉:「已经很晚了呢。」

  她黯然,握住手中的剑迟迟不肯放下,似乎在挽留。

  「我下次还会来的,你的剑技,很美……」

  两人不约而同地把头扭过去,无论是赞美者还是被赞美者,都为刚才的言语感到羞涩。

  但正因为那句话,他们感觉双方的距离又拉近了一些。

  「嗯,一定要来啊!」

  「啊!」在镇静下来后,林莉又撑起腰,恢复成大姐大的样子,用力拍了一下羽的肩膀。

  羽的肩膀被打得生疼,但却不再畏惧……

  「啊~莉可,为什么你上次要把我推进去?」

  羽躺在床上,一只魅魔正在他的被中吮吸阴茎,紧凑的口腔让他脊椎发麻。「因为,(吸)我觉得(吸)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吸)」

  「等~啊~出来了!~」

  「呜!咕噜咕噜咕噜~」

  她兴奋地含住阴茎吞咽,把美味的精液吞下,小尾巴晃来晃去。「啊……有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啦,就是感觉很不舒服。」

  「这样吗……」

  「莉……」「来这里……」这是什么声音?明明没听过,为何有种熟悉的感觉?林莉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处在道场中,眼前是一位两鬓斑白的老人,持剑的手上布满皱纹,如同枯萎的树枝。

  但与外貌不同的是,她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强大的气场,庞大的气息幻化为一只巨龙,它锋利的爪子正悬在自己头顶。

  「你是谁……」她后退几步,一滴冷汗从额头落下,滴在地板上。

  「滴答~」

  「你不必知道,拿起你的剑!」

  林莉脚边突然出现一把铁剑和木剑,该拿哪一把?眼前的敌人太过强大,不抱着杀死他的决心的话……她拿起那把铁剑,摆好架势,准备在对方露出破绽的一刻了结对手。

  「呵呵呵……」老人发出诡异的笑声,像是在嘲讽感到畏惧的她。

  「你笑什么!」林莉大吼出来,但她的手却止不住颤抖,还没有开战就动摇至此,怎么可能获胜?「你选错了……」「咔擦!」话音刚落,老人就出现在她的身后,她手中的剑断成两截,掉落在地上。

  「什么!?」

  她立刻转身用那把断刃砍向老人,但和之前一样,她都没有看见对方的动作,而剑却已经被夺走了。

  「你……是何方神圣?」

  林莉跪在地上,完全丧失了斗志。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要怎么做?下次再会时,希望得到你的答案……」

  周围的一切暗淡下来,老人遁形于黑暗之中,只留下一个问题。

  「啊!」林莉从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她思索着梦中老人的话语,我想怎么做?那当然是继承曾祖父的事业,成为第二代武圣,但是,这就意味着……我不能再和普通人一样和朋友们嬉戏,要承受孤独。

  「姐姐大人!~」

  林莉刚进校门口,无数小迷妹涌上前来,自顾自地倾吐自己的爱慕。「啊~您今天真是光彩照人,如同夜空中璀璨的明星。」

  「呀~您就是我的太阳,给我带来希望~」

  为了摆脱这些烦人的女孩,她早已戴上了耳塞,看都不看她们,笔直地走向教学楼。突然,一个矮小的身影进入她的视野,是羽,跟他打个招呼吧……不行!她晃了晃脑袋,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情感是不需要的。她故意把路线改变,待羽离去才进入教学楼。

  「莉可说那里有让她不舒服的东西,那到底是什么呢?」

  羽托腮沉思,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走到身边的苏娜老师。「羽同学,你又在想什么高深的学问呀~」

  「诶!?」

  羽吓得直接站了起来,「对不起!」「放学后来我办公室!」

  「是……」

  「咚咚~」

  「请进~」

  「老师,我不是故意的,下次不会再犯了。」

  羽又一次来到苏娜办公室,低着头认错,看到老师脚上的黑丝,小弟弟不自主地站立起来。

  「哦~是嘛~可我怎么感觉你这坏小孩是故意的呀~」

  夹着腿的老师踢掉一只高跟鞋,把诱人的足底露给羽看。

  「呜~」

  羽偷偷瞥了一眼老师的脚,立刻又把眼珠子藏起来,但这一切都瞒不过苏娜。
  她故意把纤足伸到他面前晃悠,见他不被诱惑,又把脚伸进他两腿间,用脚趾搔弄他敏感的大腿内侧。

  「啊~不要这样~拿开啊~」

  羽忍不住夹紧双腿,想制止老师脚趾的侵犯,但是徒劳。

  老师灵活的脚趾一会儿向上顶撞他的阴囊,一会儿又在大腿间转着圈,痒得羽直接坐在地上。

  「哼~坏孩子,你是不是在上课时想色色的事情?」

  苏娜用挑逗的眼神注视羽,脚上的动作不但不减慢还变本加厉,脚背一下下撞击羽的阴囊。

  「哦哦~没有~我真的不会再做了~」

  羽仰视着苏娜,向她投去哀求的目光,但这只会引来更激烈的爱抚。

  「啊啊啊!~不行!会出来的!~」

  看到柔弱的羽苦苦哀求的模样,心中的占有欲膨胀起来,她更用力以脚背踢蹬羽的蛋蛋,另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直接踏在凸起的帐篷上碾磨。

  「谁让你忍着了?给我射~」

  「啊啊啊!~」

  羽抱着踏在自己肉棒上转动的脚,把精液全射在裤子里,过量的精液甚至射穿了裤子,沾在鞋底。

  「啊啊……」射精后脱力的羽抱住老师的脚喘息,而老师却不依不饶地继续用脚背轻踢他的蛋蛋,直到把精液全射出来。

  「羽,我有事和你说。」

  正在给羽擦裤裆的苏娜突然严肃起来,「嗯?我发誓绝对不会再那么做了!」
  羽以为她还在在意上她课时开小差的事,急忙发誓要让老师原谅他。「噗嗤~不是那件事啦,小傻瓜~」

  苏娜弹了弹羽的额头,表示不再计较。「那是?」

  「接下来无论遇到多艰难的处境,都不要放弃希望。」

  「诶?老师你在说什么呀?」

  「呵呵~记住老师的话对你没害处的,回去吧~」

  说完在羽的脸上亲了一下,羽痴痴地带着一个唇印回家去了……

  「来吧,再次做出你的选择。」

  又是同样的场景,自己脚边有两只剑,既然上次选铁剑错了,那么!林莉拔出木剑,冲向老人。「咔擦!」「怎么会?!」

  和上次一样,她根本看不清对手的动作,只是一瞬之间,自己的剑就折断了。「你还是不懂啊,正因如此你才会被老夫击败。下次再会吧……」

  「可恶!」道场中,林莉恼火地挥舞着木刀,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差距?自己变弱了吗?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林莉~你在吗?」

  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对了!就是他!如果他就是自己变弱的根源的话……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