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06下)作者:8083979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06下)作者:8083979
字数:5165


              第一部大学时代

            第六章正餐驾到(下)

  此时小欣的姿势就好像是芭蕾舞演员表演《天鹅湖》中的小天鹅一样,左腿伸直,右腿屈膝翘起,脚丫点在左腿的膝盖处。但与象徵着圣洁的小天鹅不同,现在的小欣表现出来的却是淫乱。

  浑身赤裸,在神秘的下体中,还有一根丑陋的肉棒在不断的抽插。这种本应高雅的画面,原来还可以演绎的如此低俗不堪。这种强烈的对比,让本应再次进入冷淡期的我,再次兴奋。只不过我现在也只能在心理上兴奋了,因为我的小兄弟,在两次的喷发下,已经彻底的精疲力尽了。

  在这种姿势下运动,阿涛的动作也不会太快。而小欣在没有猛烈的刺激下,也没有从刚刚高潮的余韵中回复过来。

  看着阿涛的肉棒时而出现,时而隐没与小欣的阴毛之中,在看看小欣此时欲罢不能的淫荡表情,我终於确信了,我的选择没有错。只要迈过心里的坎,小欣的未来将一片美好。

  如此抽插了有3分钟左右,阿涛可能觉得刺激不大,於是又慢慢的起身,改变了姿势。而此时小欣也已经从那极致的舒爽中回复意识,也许是对刚刚的快感意犹未尽,充满期待,所以再阿涛摆弄她的身体时,她也并没有什么抵抗的意思。
  经过一番摆弄,小欣被阿涛摆成了狗趴的姿势。两条洁白的手臂,撑在床上,一头秀发已经散开垂下,遮住了脸庞。

  两个乳房也因为重力的原因向下垂着。两个膝盖跪在床上,支撑起下身,雪白的屁股则高高掘起。湿得一塌糊涂的阴部在两条大腿根部之间的缝隙中向外拱起,可爱、粉嫩、从未被人开垦过的小菊花也终於迎向日光。

  当然现在想攻占小欣的后庭是不可能的,也是我不允许的,那是连我这个正牌男友都没有用过的神圣之地啊。所以阿涛也只能看看,流流口水了。

  阿涛并没有纠结於小欣后庭的可望而不可及,姿势调整好后,他再次握住依旧坚挺的肉棒,顶开了小欣的阴唇,插入了小欣的阴道。由於现在小欣阴道内还残留这大量的淫水,所以这一次阿涛没有再缓慢的插入,而是顺畅的一插到底。
  「小美女,我又来了哦。」

  「嗯……啊……你……怎么……怎么还没完……」

  阿涛在肉棒成功插入后,又一次开始了连绵不绝的抽插。而已经彻底恢复意识的小欣也才惊讶的发现,原来阿涛还没有射精,他竟然如此持久。

  「啊……啊……你太……你太厉害……了……我要受……不了了……啊……啊……」

  小欣最受不了的姿势就是后入式了(虽然我们一共也就用过两个体位,汗)。以前在与我的性爱中,这种姿势,都是我最后冲锋时的必备基础。因为只有在这种体位下,以我的能力才能与小欣同时到达高潮。

  而阿涛那比我略粗的肉棒,在这种体位下,应该能够更好的刺激和压迫小欣的G点,而此时小欣的反映就明确的说明了这一点。

  小欣身体的欲望,再一次被阿涛的不断抽插而点燃。由於刚刚的高潮,让小欣已经完全的放开了自己的身心欲望,她也不再压制自己的叫床声,并开始有了胡言乱语的迹象。

  「啊……你的……太大了……我不行了……受……受不了……了……啊……啊……要坏了……啊……」

  「啊……轻一点……啊……啊……顶到里……面了……啊……啊……要坏掉了……啊……哥哥……轻……轻一点……啊……」

  阿涛看着身下的可人,在自己肉棒的不断耕耘下,又一次意乱情迷了,心中油然而生的自豪感,让他的动作越发的卖力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爱上哥哥的宝贝了?想不想让它继续操你啊?」

  「啊……轻一点……啊……想……想……不过……请轻……一点……我真的……受不了了……啊……」

  小欣的回答让我瞪大了眼睛,虽然我知道在如此激烈的性爱攻势下,小欣的欲望一旦被点燃,是会说出一些平时不爱说的话的。但是像这样,自己主动喊人家「哥哥」,还说想让人家继续操干自己的话,这多少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在我的设想里,小欣早晚是会彻底臣服的,但是不应该这么快啊。看来阿涛真的是操得她很爽啊。

  阿涛听见小欣的话,顿时眉开眼笑,下身还是像打桩机一样「啪、啪」的用力抽插着。

  在如此激烈的冲撞下,小欣已经香汗淋漓了,想到自己淫荡的浪叫,和现在这放荡的姿势,她羞愧难当,但是此时理智已经不能再左右她的行动了,她的身体和喉咙都在下意识的配合着阿涛的玩弄。

  「啊……啊……哥哥……哥哥……啊……」

  已经失去思考能力的小欣,也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了,只能呢喃的在阿涛的抽插下,模糊的喊着「哥哥」。

  这时我发现阿涛的速度开始慢慢加快了,我猜想他也应该马上要射了。
  「啊……哥哥……慢一点……啊……顶到了……顶到了……我……我要到了……快……快一些……啊……」

  小欣的话已经开始自相矛盾了,我知道,阿涛刚开始加速的时候,小欣还在感受之前那和风细雨的快感,阿涛突然的加速,让她不能适应,不过在阿涛开始疯狂的操干下小欣的第二次高潮,也被他勾引出来了。

  「嘿嘿。你要到了?哈哈,正好,我也要射了,我们一起吧。大点声,哥哥让你更舒服。」

  「啊……啊……好……厉害……啊……要到了……要到了……」

  此时房间里小欣的声音果然按照阿涛说的,更加嘹亮了起来。同时那原本一下一下的「啪」「啪」声,也因为阿涛的疯狂,几乎连成了一线。而阿涛在如此刺激又畅快的快感之下,有开始用手,去拍起了小欣的屁股。

  处於快感中的人,是不会去掌控力度和感受疼痛的,所以阿涛和小欣没有意识到,阿涛拍打小欣的力度有多重。不过在暗处旁观的我,却清晰的看到,在阿涛的拍击下,小欣的白皙的屁股上,开始出现鲜红的指印,有些受力大的地方都微微有些肿起了。

  此情此景,阿涛的行为气得我牙根发痒,那是我的女友的可爱粉臀啊。你TM就这样狠,这么下的去手?我真想冲出去,把阿涛的狗爪子剁下来。

  不过现在床上的两个人可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他们已经完全沈浸在这多少有些SM倾向的性爱中了。我也在这个时候开始思索,莫非小欣还有被SM的倾向?

  「啊!~」

  「嗯!~」

  就在我即将咬碎牙齿的时候。外面激战的两个人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无比畅快的叫声。一声高亢,一声低沈,他们两个应该是同时到了。

  我再一次将目光紧紧的锁定在两个叠在一起的人身上。

  此时的小欣已经无力在撑起自己的身子了,她瘫软的跌趴在床上,而阿涛也仿佛失去了全部的力气,脱离的趴在小欣身上。两个人都在颤抖,不同的是小欣是全身上下的颤抖,而阿涛只有下身的位置在轻微的抖动着。

  就这样,两个人谁都没有再做出什么大的动作。阿涛的肉棒也一直插在小欣的肉穴里。

  大约过了能够2分钟,阿涛才恢复过来,慢慢的爬起身子,已经虚弱变软的阴茎,也脱离了小欣的蜜穴,软塌塌的垂在身下。

  在阿涛的肉棒离开小欣的阴道时,小欣的身体又是一抖,但抖完之后,她也并没有什么反应,应该是刚刚连来的两次高潮,已经消耗光了小欣全部的力气。
  阿涛坐起身后,一点点的移动到床边,然后两条腿伸下床,踩在地面上,却没有站起。就那样坐在床边,手伸向了自己的阴茎。

  阿涛慢慢的把安全套摘了下来,回头偷看了小欣一眼。发现小欣还是趴在床上,没有注意自己,然后转过头,把避孕套向我的方向举起。在那透明的套子里,乳白色的液体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一的空间,真TM能射,我就纳闷了他怎么会射出这么多那?

  在一顿得意的炫耀后,他拽过垃圾桶,把避孕套扔了进去。还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特意给我或小欣听的轻声说了一句。

  「唉,浪费了。」

  妈的,这个贱人。得了便宜还卖乖。你TM自己有能耐,你想办法内射啊,我有没说不行。我对阿涛的要求就是,不要伤害小欣的身体,不能让小欣怀孕,其他的都可以的。

  阿涛说的这句话,好像就是为了刺激我一下,所以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慢慢的转身又一次看向小欣。由於我两个刚才的注意力都在那个避孕套上,所以没有注意小欣。

  此时的小欣应该已经从高潮的快感中,恢复了过来。虽然她还是没有起身,只是那么静静的趴着,不过从她耸动的肩膀,可以看出,她应该是在无声的哭泣着。

  想想自己本来纯洁的身体,被一个陌生男人任意玩弄了,而且自己当时还是处於半推半就的状态。再加上想起刚才从自己口中说出的那些淫词浪调,和来自下体还有屁股的火辣辣的疼痛感,一种屈辱感和羞愧感同时涌上心头,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看着床上哭泣的少女,那洁白身体的臀部的刺眼鲜红,阿涛也愧疚难当。他慢慢的起身向小欣移动过去。

  阿涛轻轻的来到小欣身旁,用手抚摸向小欣红肿的屁股。然而当他的手刚刚触碰到小欣的臀部肌肤时,小欣犹如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鸟一样,猛地起身。
  「别碰我!」

  此时的小欣好像变身成了一头猛兽,大声的呵斥着阿涛。突如其来的变故令阿涛也呆立当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原本温柔,甚至有些懦弱的小欣,哪怕是以死相逼时都没有如此暴怒的小欣,为什么突然就变脸了?

  他不明白,一个原本保守、纯洁的女孩,在受到心里和身体的双重伤害下,会有多么痛苦。那声呵斥不只是冲着阿涛,还是冲着她自己。她恨自己,恨自己在浴室自慰被人抓到把柄,恨自己不能真正放弃生命以死相逼,还恨自己在阿涛甜言蜜语下的妥协。

  猛然的起身,牵动着臀部的疼痛,小欣暗暗的咧着嘴,但这些疼痛又怎么会胜过那源自内心的痛楚呢?她忍着疼,起身下床,怒气冲冲的拾起自己散落在各处的衣物,然后冲入厕所。

  阿涛只能楞楞的看着厕所的方向,呆坐在床上。

  房间里陷入了可怕的寂静,一直到大概十多分钟后,厕所的开门声响起。
  门响后,传来了小欣走路的声音,然后她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视野之内,此时她已经穿好了衣服,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不过从她每走一步就会皱起眉头的表情中,还是能看出来,她的屁股一定还是很痛的。

  小欣回到卧室,冷冷的看着阿涛。

  「记得你的诺言。」

  说完,小欣转身向外走去,没有给阿涛留下一点说话的机会。坐在床边的阿涛刚想张嘴,看到小欣离去的背影,却终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我静静的坐在密室的地上,知道听见房门的关闭声,在静候的大概半分钟,确认小欣已经走了之后,我立刻按下了密室门的开关,然后像头猎豹一样冲了出去,直接冲到阿涛面前,一脚踢向还在楞神的阿涛身上,直接把他踢的躺在床上。
  之后我迅速的压在他身上,扬起拳头向他脸上砸去。此时的阿涛没有一点要反抗的意思,只是呆呆的看着我。

  我的拳头在即将抵达阿涛脸上的时候停了下来,在一时的怒发冲冠之后,我想得到他的解释。其实也是想给自己一个解释,毕竟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在刚刚的性爱场面里,我的欲望也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小浩,对不起,我没忍住。」

  阿涛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很真诚的道歉。

  我看着他,最终还是放下了拳头,翻身坐在床边,点燃了香烟。

  「把衣服穿上!」

  阿涛默默的起身,开始穿衣服。

  我抽着烟,脑海中不断的刚刚发生的一切,虽然依旧气愤,但是那一幕幕在脑海中划过时,我却依旧会有兴奋的感觉。虽然阿涛伤害小欣身体令我十分恼怒,但是回想起当时小欣的情绪,貌似在那一刻根本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在后来可能是情绪平复后的痛感,也可能是心里的羞愧,才让小欣气愤难当。

  虽然我明令禁止阿涛做出这种行为,但是如果小欣真的能接受或享受这种性爱方式,那是不是可以让阿涛在以后的调教中,慢慢探索一下呢?

  看着已经穿好衣服,像个犯错的罪人一样低着头沈思的阿涛。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我让他肆意玩弄和调教小欣,虽然他当时没有把持住自己的情绪,但是这样不是也让我对小欣的性爱尺度更加了解了吗?
  我没有跟阿涛在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抽着烟。

  「那个……小浩,你看……」阿涛忍了好久,终於问道。

  「按计划进行吧。」我稍稍捋顺了一下思路,沈声答道。

  然后我没有在多说什么,将烟头掐灭后,默默的起身,向外走去。

  我的脚步不快,脑海中一直在反复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常言说:「人算不如天算」,本来的计划,现在已经被拆解的支离破碎。小欣的态度,阿涛的行为都与本来的计划有些出入。

  长期的调教被缩短到一个月,阿涛的疯狂让本来可以两情相悦的情景变得不欢而散。一个月的时间是否能把小欣的淫荡欲望彻底开发出来那?下一次的会面是否能够顺利进行?

  这些琐碎的事情,在我脑海中交织、盘绕,让我本来纷乱的情绪,更加繁杂起来。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回到了寝室,室友们各自坐在自己的电脑前忙碌着,漫不经心的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后,我默默的躺在自己的床上。至少今天我不想再去思考了。

  我知道自己深爱着小欣,小欣也深深的爱着我,这就够了。至於之后的计划,还是慢慢观察吧。如果小欣真的还是接受不了的话,那么一个月期满之后。就撤底结束这荒唐的计划吧。

  也许这一个月是我成长的代价,是对我自私满足自己欲望而牺牲小欣的惩罚。可是为什么我的成长,是以小欣的屈辱带来的?想到这里我莫名的对自己充满了厌恶,狠狠的将被子蒙在头上。

  此时窗外的夜空,在月光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深邃,而在这样的夜空下应该会有三个人,彻夜难眠吧?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